为什么现在坏女生越来越多了?

 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,搜索相关资料。也可直接点“搜索资料”搜索整个问题。

  知道合伙人情感行家采纳数:62645获赞数:207587喜欢回答网友问题,愿意和年轻人探讨问题,在搜搜多年,最近才加入知道,希望可以在知道继续问答。向TA提问展开全部转摘:

  不光个人会有风评,一个时代或者一群人,也有风评。这几年最常听到的关于女性的风评是:“坏女人越来越多了”。 但稍微深入追问一下,现在的坏女人都坏在哪里?得到的答案都如出一辙:她们抽烟喝酒、穿着暴露、出没夜店、夜不归宿,在社交网络上勾三搭四。

  这难道不都是正常的生活方式、正常的欲望表达么?如果换成男性,这些行径简直再也普通不过,绝不会成为作风好坏的标准,但社会对女性,永远要苛刻一点。所以,不是女人普遍变坏了,而是女人有机会表现出自己正常的欲望,而这种表达还没得到普遍的接受,于是显得格外出挑。

  “坏女人”的“坏”,在不同的时间地点有不同的标准,“坏”的门槛,有高有低。《诗经》的时代,是天真未泯的时代,各种束缚还没来,欲望表达是正常的,男人女人桑间相会水边相望,也照样被歌咏,所以曾园老师说,所谓“思无邪”,并不是那个时代格外庄重,而是人们根本没有“邪”的概念,压根没觉着那有什么不好。

  而后风声渐紧,各种严苛的约束被加上来了。《聊斋志异》里,就有大量风评不佳的女人,出身不好、性格过于活泼、与一个以上的男性有过深入交往,都会被贴上“坏”的标签。这种标准,直到近代还管用,脚缠得不好、不受婆婆待见,也是坏女人。电影《一代宗师》里,叶问带着妻子张永成到金楼(大概相当于今天的高档夜总会)去听曲,就被视为出格举动,张永成在别人的打量下,浑身不自在,需要丈夫安抚才定下心来。

  七十年代,那道“坏”的门槛也没提高多少。金大陆的《非常与正常》里,写过这么一件事,曾是亚洲时尚之都的上海,在七十年代开展了“抵制奇装异服”活动,遭遇抵制的装束,也不过是大尖领衬衣、女士半透明尼龙衬衣、大波浪烫发之类。1974年,菲律宾总统马克斯夫人访华,穿了一件漂亮的连衣裙,有女士仿制了一件穿上街,被上千人尾随,最后被巡逻民兵带走。可想而知,不论她下落如何,“坏女人”至少是当定了。八十年代呢?鲁敏小说《此情无法投递》写的是83严打,一群年轻人,关起门来开家庭舞会,十九岁的陆丹青,因为和少女斯佳在舞会上亲热,被判了死刑。

  此后三十年,女人的欲望表达终于渐渐回归正常,“坏”的门槛也越来越高。当然,这个过程始终与争议相伴。《非诚勿扰》刚刚在电视上播出,男人们简直要炸了,将这个节目概括为“两个鸡头带着一群小姐”,不断辱骂,是啊,女人公开选男人,公然表达对男人外貌、收入的意见,简直坏透了。

  但长期禁锢之下,猛然获得欲望表达的机会,女人们的表达多少有点走样。所有的人类经验,都需要传承,不论是化妆、穿着、还是呈现性感、书写欲望,都需要阶梯状进步。但这种传承又分明是缺失的,女性像是从荒蛮被骤然拖进了繁华,多少有些慌乱,未免从一个极端,走进了另外一个极端。

  遇到过许多女性,是很性感,但性感得像电影——不是褒义,是贬义。她们像是从情色电影里走出来的,夸张而戏剧化,她们学习性感、学习欲望表达的课堂,显然就是情色电影,kj138本港台现场报码。她们的老师,可能就是电影里的叶玉卿、叶子楣、李丽珍、蓝燕,但这事就和把戏装穿到街上一样不靠谱,在舞台气氛下,戏装不会让人觉得异样,在光天化日下、日常生活中,那种戏装一样的欲望表达,就格外离奇。

  要知道,在一个男性主导一切的社会里,情色影像里的女人,都不是寻常人,她们是按照男性意愿塑造出来的,她们总是努力讨好男人、主动呈上自己,百无禁忌、勇于尝试,动不动就眼神火辣地匍匐着爬过来,她们的欲望,强烈到像是患上性瘾。

  许多媒体,也都遵循这样的塑造方式,各种社交网络,各种手机上的社交平台,最终目的,也是以性为撬点,通过提供更多的性的机遇,更多的可能性,把每个人的胃口撑大。所有这些,合力制造了一个错误的印象:非如此不可,女人只有这样才是解放自己,才是直面欲望,才是回归本真。

  坏女人为什么越来越多了?欲望表达的机会越来越多了,而失真的表达又随处可见。